广告

广告

不再拿身高设槛 长隆改儿童票标准
  • 维权 2019-02-27
  • 作者: 中国华视官网

  • 来源: 北青网

  • 点击量: 56355

因认为广州长隆集团多个场所存在以身高作为未成年人优惠票标准的问题,2月18日,广东省消费者委员会向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该案是国内第一起未成年人消费权益保护公益诉讼。2月26日,该案有了新进展,长隆集团将旗下长隆野生动物世界、长隆欢乐世界和长隆飞鸟乐园等主题公园原“学生票”调整为“青少年/学生”票,广东省消委认为相关消费者合法权益获得保障,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法院经审核于2月25日裁定准许撤诉,该案依法结案。

质疑

以身高判定儿童票优惠

长隆被提起公益诉讼

2019年2月18日,广东消委会曾对广州长隆集团有限公司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在当时的诉讼请求中,广东消委会认为,长期以来,国内旅游业以身高作为未成年人优惠票标准的现象较为普遍,其合理性、合法性等一直存在争议。

从法律上看,《未成年人保护法》是按照年龄标准定义未成年人。从国际上看,大部分游乐场所通行做法是按照年龄标准划分未成年人。但国内很多景区、公园等一直沿用身高标准,并且标准上限设置普遍偏低(大部分在1.4米以下,少数提高到1.5米)。而疾控部门数据显示,早在2012年全国6岁城市男童平均身高已达到1.2米,12岁未成年人平均身高已超过1.5米,显然很大一部分未成年人被排除在优惠范围之外。

为保护未成年消费者的合法权益,自2018年8月开始,广东省消委会就未成年人优惠票身高标准问题启动专项调查,其中发现广州长隆集团下属的长隆欢乐世界、长隆野生动物世界、长隆水上乐园、飞鸟乐园在未成年人票价优惠方面存在以身高作为划分标准的问题,且长隆国际大马戏园区中拒绝对所有未成年消费者提供优惠票价。

广东消委会表示,考虑到长期以来社会各界特别是家长、青少年对以身高作为未成年人优惠标准的较大意见,以及广大未成年人对社会公平的期待,且本案符合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的法定条件,广东省消委会决定依法提起消费民事公益诉讼。后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此案。

进展

长隆集团调整优惠票种

广东消委会提出撤诉

2月26日,广东消委会通报了案件的最新进展。广东消委会表示,在广东省消委会的指导下,长隆集团明晰了旗下主题公园各票种和适用条件,更新了官方网站相关内容,将旗下长隆野生动物世界、长隆欢乐世界和长隆飞鸟乐园等主题公园原“学生票”调整为“青少年/学生”票,身高达到1.5米及以上的未成年人可购买相关优惠票,并凭本人学生证件或居民身份证验票入园,明确了对全体未成年人的门票优惠。

广东消委会称,因为提起公益诉讼的主要诉求得到实现,不特定相关消费者合法权益获得保障,广东消委会因此向法院提出撤诉申请,法院经审核于2月25日裁定准许撤诉。广东消委会诉长隆集团公益诉讼案依法结案。

落实

长隆官网已更新标准

未成年人均可享优惠

记者登录长隆集团官方网站发现,长隆集团对旗下主题公园票种和适用条件等进行了细致区分并已经更新了官网内容。以长隆野生动物世界为例,更新前,1.5米以上儿童及成人属“全票”对象,平日300元/人,特定日350元/人。更新后,身高达到1.5米及以上的未成年人,可以购买青少年/学生票,平日240元,特定日280元,凭本人学生证件或居民身份证验票入园。

长隆欢乐世界、长隆飞鸟乐园、珠海长隆海洋王国等游乐园项目同样增加了青少年/学生票的优惠票范围,在更新前,1.5米以上儿童及成人属“全票”对象,而在更新后,身高达到1.5米及以上的未成年人,可购买青少年/学生票,然后凭本人学生证件或居民身份证验票入园。


下载今日焦点APP,观看更多精彩新闻

10年冤案-----...

桩由土地引发的冤案错案


在四川省大竹县,又一个中小企业老板倒下了。

  他,不是倒在激烈竞争的商海中,也不是倒在对企业经营管理无方的能力上,而是倒在大竹县人民法院违反法律程序、主观意断、任意违规的操作中。

   胡建华,男,今年60岁,小学文化,家住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347号,胡建华是具有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并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与完全责任能力的中国公民。

胡建华他苦苦经验激烈竞争在商海之中的企业,一场商海浩劫与利益争夺战在债务官司中小企业老板倒下了,土地开发经营权人胡建华失去了地皮。就其原因:某些官商眼红、暗箱操作、置胡建华企业财产利益不顾,某个别官员耍特权之威风凌驾于法律之上,影响法院独立行便执法权,受行政干预隐藏着一股司法腐败贪恶势力,干扰着公正司法给胡建华的债务案件造成司法不公的执行恶果。导致胡建华为司法不公正的执行债务案逐级上访,长达6年多的上访生涯,经常以天为被、以地为席,雨天睡桥角已沦落到街头、车站码头、山洞路旁搭地铺食宿为生存之源,落魄到为人洗脚、擦皮鞋、做家政工的地步。

尽管生活艰难,无家可归,但他一直往返于大竹县——达州——四川省——北京市的上访途中,因为他誓死相信:法律最终会还他作为一个中国公民的公平、公正答案!

胡建话的故事,还得从19年前的1997年说起。

                                   

                                (一都是借款惹的祸

    1997年,胡建华向家住大竹县城东信用社家属院的孟邦珍,在当地信用社代为借款本金24000元和17500元,约定月利率按千分之十点零八计算。

1996年11月19日,胡建华向家住大竹县城东信用社家属院的杨吉祥借款49000元本金加11000元利息算成本金6万元为准杨吉祥签字,约定月利率按照千分之三十(月利息三分)计算。

2008年4月和5月,胡建华分两次向家住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259号3单元8号的毛良浩借款6万元和10万元,共计16万元,约定月利息按15%计息。

为什么杨吉祥、孟邦珍、毛良浩要借钱给胡建华?

    一是胡建华在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有一块面积为1282.61平方米的、且有关部门登记并拥有合法使用权的土地。二是胡建华在给毛良浩的借条上以自己在竹阳镇建设路南段的5、6、7、8、9、10共6个门市当作抵押的条件。

这样一来,祸事终于来了:开初是杨吉祥、孟邦珍在1999年4月,一纸诉状将胡建华不按时还款告上法庭,大竹县人民法院以(1999)大竹字第278号、279号判决胡建华偿还原告的借款,对胡建华厂房住房进行了查封,同时并没有对胡建华土地使用权进行查封;二是2007年7月杨吉祥、孟邦珍申请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执行,2009年8月14日杨吉祥、孟邦珍借款及诉讼费、执行费、测绘费等为63万元、评估费2万元,共计人民币65万元。也就是杨吉祥、孟邦珍之借款本金共101500(其中已归还了本息25000元)下欠本金84000元计算至归还期2010年3月17日止,达到了65万元的金额。胡建华在欠到杨吉祥本金64000元利裹利(高额复息)的计算下借款本金突变为65万元(高利贷超过同期银行平均最高利率的四倍是不受法律保护的),杨吉祥的本金按复息(高利贷计算超过7.6倍),法院明知杨吉祥不合法找胡建华多算借款30多万。法院没有更正判决杨吉祥多收胡建华钱30多万元的债务款情况下公平、公正的主持双方当事人和解执行,法院执行法官明知其债权人他们要侵占胡建华之天地,华建华为了减少借款(债务)归还的损失迫不得已与原告杨吉祥、孟邦珍夫妇和解,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当事人双方签字认可归还65万元的债务金额后。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解除对胡建华天地查封,制定了(2009)大竹执字第361——2号裁定书。三是在2010年3月18日,又因胡建华与毛良浩借款一案,大竹县人民法院又以(2010)大竹民初字第206——1号裁定书,再次查封了胡建华嘉善路南段的天地,据四川省检察院民事诉讼书——川检民行抗字(2012)43号数据,毛良浩要求胡建华的还款由16万元本金算至本息共计110万元;为什么胡建华借款纠纷到法院判决执行,法院可以直接查封胡建华街上经验门市部的收入,作为胡建华的收入偿还其债务人的借款绰绰有余?没有必须再超标查封胡建华所拥有经验开发权1282.61平方米土地来偿还其毛良浩的借款本金16万元及高额复息。

胡建华一连串的借款还款厄运,便开始了他未来的痛苦人生。  

                                    (二)土地是块天鹅肉

胡建华在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拥有1282.61平方米的土地成了不少人都想吃的天鹅肉:他的债权人杨吉祥、孟邦珍的借款要从这块肥鹅肉里出;大竹县人民法院的诉讼费、执行费、评估公司的评估费要从这里出;债权人毛良浩高额本息110万元要从这里出。

2006年9月,大竹县天利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法人代表周世华签订转让合同,周世华交清所以税费、并在管辖国土所进行登记,胡建华是向廖泽芳签订借款合同,由廖泽芳同胡建华以及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一道,在大竹县北门农业银行分理处,廖泽芳代胡建华缴纳了偿还杨吉祥、孟邦珍等费用65万元的现金,且大竹县人民法院也给胡建华出具了65万元的执行案款收据。廖泽芳代胡建华偿还债务的目的,最终还是想拿到胡建华这块土地(注明:廖泽芳与周世华合伙开发)。不论廖泽芳替胡建华代交执行偿还债务的案款,应算被执行人胡建华已履行完毕和解协议的还款义务,按照《最高人民法院执行债务案款的司法解释若干问题的解答》符合执行结案方式规定的条款所具备执行终结的条件,法院应予执行结案。2014年4月8日和2010年4月11日,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要求大竹法院按和解协议的款项交付给他们,可法院拖延不交付呢?究竟其原因如何?

看来,胡建华是与这块被查封的土地无缘了。2010年5月10日,廖泽芳没有说明任何原因,也没给胡建华作任何交涉,就退回了在执行局代胡建华代缴纳的现金65万元。为什么法院让廖泽芳退回代胡建华缴纳的执行案款65万元未经被执行人胡建华知晓?此执行债务案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接下来粉墨登场的是:四川力城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在法院要求执行取得胡建华的土地经营开发权,把胡建华在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有一块面积1282.61平方米的土地(土地当年市场价上千万的价值款),而以廉价127万元的最高竞价取得了这块土地的开发经营权。其用心良苦,最大的损害其胡建华土地使用权流转的合法利益。

                                    (三)醉翁之意不在酒

事态的扑朔迷离和急转直下,让被告、被执行人搞不明白,也让大竹县很多知情的老百姓搞不明白,大竹县人民法院为何在胡建华一案的执行中,犯下四条程序违法错误(根据大竹县人民法院检察院民事检察建议书:竹检民行建字(2010)1号内容:

一、廖泽芳代胡建华缴纳65万元现金为何不与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作结案处理,反而在廖泽芳要求退回65万元时,并将此款退回给了廖泽芳;

二、大竹县人民法院在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后,未经申请执行人申请,就擅自恢复执行再次拍卖土地?

三、毛良浩向大竹县人民法院递交民事诉状,同时应当递交了财产保全申请,在毛良浩没有提供诉状保全的相应担保时,本应驳回,大竹县人民法院不但没有驳回,反而对胡建华的土地再次查封?

四、大竹县人民法院在对被执行人胡建华通知时,有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拍卖、变卖财产的规定》第14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5日前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和已知的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之规定,只有一个对胡建华电话打不通的电话记录,就匆匆完成拍卖了胡建华这块土地。

以上几项是否说明了大竹县人民法院在执行过程中的失误?执行程序存在着瑕疵,整个执行过程中表明:办案人员办案粗糙在执行程序过程中违背程序法与实体法的现象呢?判决也好、执行也罢,醉翁之意不在酒,执行债权偿还债务,其真正的目的,就是为了以拍卖的形式为借口勾结其他人侵占胡建华的这块土地。

                                (四)官商勾结有猫腻

胡建华本人100多次反映:“相关部门的官员一直在幕后支持某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对这块土地的开发”。开发商在拆迁过程中,胡建华据理力争出面交涉。然而,经常有不明不白的恶腐势力,在夜间到胡建华家砸东西,包括砸水、电、门、窗、撬门、砸房子。拖东西,要把胡建华租用居住房屋一家老小赶走夜间,暴力强拆居住房进行开发。有四次还把胡建华妻子打得遍体鳞伤,还有对胡建华一家当着公安和群众扬言说一定要把你胡建华弄死,胡建华80多岁的老母亲、70多岁的岳母同样遭到暴打。胡建华的妻子被开发商暴力拆迁打得遍体鳞伤,这伙人胡建华家人继续实施其电话威胁和恐吓。

由此,胡建华走上了茫茫的上访道路。在胡建华长达6多年的维权中,相关部门长期踢皮球,设置障碍,胡建华反映:特别是大竹县人民法院违反法律程序,对自己错判的冤案,长达数年没有纠正。

此借款(债务)执行过程中,涉及三点蹊跷:

    一、廖泽芳为何代胡建华缴纳65万元现金后,是什么原因又到执行局申请退回?主动放弃丰厚的房地产的开发经营权利?

二、按照《土地法》等相关法律规定,相关部门对有争议的土地本应是不予登记的,为何竞争能得到这块土地芳房地产经营开发权是杨吉祥官商勾结的某某开发商,一支操纵的魔爪很顺利的伸向各行政职能部门。能在大竹县一帆风顺地完善所有开发手续,并将这块黄金土地变卖成了几千万元的价值?

三、如果是正当竞争正当开发,为什么要请不明不白恶腐势力的人,多次对胡建华一家进行打击报复?在胡建华一家的人生权利得不到保护时,为什么相关部门置之不理?是不是与开发商有不可告人的利益关系?

                                           (五)程序违法谁之过

四川省大竹县人民检察院(2010)竹检民字第001号民事建议书及法律专家们对此案会诊讨论认为:大竹县人民法院在本案执行程序存在以下几个方面的错误:

一、在被执行人胡建华履行执行和解协议后,大竹县人民法院未作执行结案处理。

2010年3月15日,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与被执行人胡建华达成执行和解协议。2010年3月17日,廖泽芳代胡建华向大竹县人民法院执行局交付65万元的应还款项后,被执行人胡建华已履行完毕执行和解的义务,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87条:“当事人之间达成的和解协议合法有效并已经履行完毕的,人民法院作执行结案处理”之规定,大竹县人民法院对本案应作执行结案处理,但大竹县人民法院经执行事情人口头申请,两次书面申请(2010年4月8日、2010年4月11日),仍未将其收到的65万元的被执行人履行和解协议的款项交予申请执行人杨吉祥、孟邦珍,而是在廖泽芳要求退款后将该款退回给廖泽芳。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执行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108条第四项规定:当事人之间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并已经履行完毕,符合执行结案方式,应予执行结案。

二、在申请执行人与被执行人胡建华于2010年3月15日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其后杨吉祥、孟邦珍并未再向大竹县人民法院提出恢复执行的申请。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207条第2款:“一方当事人不履行和解协议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恢复对原生效文书的执行。”因此达成执行和解协议后恢复执行需要具备两个条件:一是一方当事人不履行或不完全履行和解协议;二是对方当事人的申请,被大竹县人民法院不能根据执行和解协议工作若干问题的规定(试行)第20条:“申请执行,应向人民法院提交下列文件和证件:(1)申请执行。申请执行书中应当写明申请执行的理由、事项、执行标的,以及申请执行人所了解的被执行人的财产状况。申请执行人书写申请书确有困难的,可以口头提出申请,人民法院接待人员对口头申请应当制作笔录,有申请执行人签字盖章……”而在大竹县人民法院(2009)大竹执字第362、141号第一、第二卷宗中并没有杨吉祥、孟邦珍在达成执行和解协议之后口头向大竹县人民法院申请执行的相关笔录。据此,大竹县人民法院不能自行恢复执行。

三、毛良浩诉胡建华案中的诉讼保全申请,在大竹县人民法院认定为诉前财产保全,责令申请人提供相应担保,不提供担保的,应当驳回申请。

2010年3月13日,毛良浩向大竹县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诉讼状,同时递交了财产保全申请。对于该申请,大竹县人民法院认定为诉讼财产保全申请,未在受理该申请时要求毛良浩提供相应担保,于2010年3月19日作出(2010)大竹县人民法院民初字第206-1号民事裁定,查封胡建华位于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土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92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对于可能因当事人一方的行为或者其他原因,使并判决不能执行或者难以执行的案件,可以根据对方当事人的申请,作出财产保全的裁定;当事人没有提出申请的,人民法院在必要时利益裁定采取保全措施,”、第二阶段3条第一款:“利害关系人因情况紧急,不立即申请财产保全将会使其合法权益难以弥补是损害的,可以在起诉前向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措施。申请人应当提供担保,不提供担保的,驳回申请。”之规定。因此,诉讼财产保全有两种情形:诉前财产保全和诉中财产保全。诉前财产保全,是指人民法院在受理诉讼前根据利害关系人的申请,对当事人的财产或者争议的标的物采取强制保护措施是诉讼保障活动。而诉中财产保全,是指诉讼过程中,人民法院应当事人的申请或者依职权,为保证将来作出的判决能够得到有效的执行,对当事人的财产或者争议的标的物采取强制保护措施是诉讼保障活动。在此案中,毛良浩同时提交财产保全申请书和起诉书,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对于诉讼财产保全的相关规定,在毛良浩申请财产保全时,大竹县人民法院并没有受理此案,故应认定为诉前财产保全申请,大竹县人民法院就应当受理该申请时要求毛良浩提供相应担保,不提供担保的,应当驳回申请,而大竹县人民法院对此申请认定为诉中财产保全,于第二天便作出裁定,查封胡建华位于大竹县竹阳镇建设路南段土地。

四、大竹县人民法院在向被执行人胡建华通知拍卖事宜时,应当在拍卖5日前采取书面通知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

2010年6月7、8日,案件承办人采用电话方式通知被执行人胡建华于2010年6月13日上午10时参加土地拍卖现场会,但是均打不通,因此未将参加土地拍卖hi事宜通知至胡建华。大竹县人民法院未采取书面方式,也未采用其他能够确认被执行人知悉的方式通知被执行人。仅于电话打不通的情况下作出一个“电话记录”,有违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拍卖、变卖传翠的规定》第14条第一款:“人民法院应当在拍卖前五日以书面或者其他能够确认收悉的适当方式,通知当事人和已知的担保物权人、优先购买人或者其他优先权人于拍卖日到场”之规定。

四川省达州市达州县人民法院在本案执行中出现违法,根据达州市人民检察院、达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关于对民事执行活动实施法律监督的意见(试行)》第十一条和第十四条(六)、(七)款之规定,达州县人民检察院民事检察建议书及法律专家委员会提出的法律专家意见,提请达州县人民法院依法纠正,并尽快作出结案回复意见。至今这个债务执行案仍在逐级上访之中,不知何年何月依法能够得到纠正?

(六)执法违法谁纠正错

依法治国,必须根治司法腐败,人民的期望是:维护法律的公平与正义。

习主席说:党既领导人民制定宪法法律,也领导人民执行宪法法律,做到党领导立法、保证执法、带头守法。政法工作者,要自觉维护党的政策和国家法律的权威性,确保党的政筞和国家法律得到统一正确实施,要处理好维稳和维权的关系,维权是维稳的基层,维稳实质是维权,要把群众合理合法的利益诉求解决好,绝不允许滥用权力侵犯群众合法权益,杜绝冤假错案的再次出现。努力让人民群众在每个司法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公正。

当事人胡建华真诚希望:四川省达州市大竹县人民法院,对胡建华执行案件过程中出现失误得以纠正,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曹建明说:“对冤假错案必须监督,敢于纠正(打虎拍蝇、纠正冤错、便民利民)”。希望该法院按照检察院的建议书,敢于揭短,敢于纠错,共同维护法律的尊严,法院是司法机关最后的堡垒防线,努力让人民群众确实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都能够感受到公平、公正,正义的阳光。

以上是胡建华反映的情况,如有不实,胡建华本人愿承担一切法律责任和后果。


责任编辑 梁大宏 编辑 余洪梅


维权 2018-09-23

24岁准新郎因制止偷...

     凌晨两点多,陕西西咸新区沣东新城斗门街道办村民袁某岗因阻挡乱倒建筑垃圾,被十几人围殴致死。目前,已有9人被刑拘。据悉,死者的家人早已装修好新房子,只等“十·一”为他完婚。

目击者讲述:十几个人将我俩分开殴打

9月2日,死者袁某岗的哥哥袁先生告诉华商报记者,斗门街道办官庄村村北富裕路北交界处,是官庄村流转给政府的储备用地,大约有80亩左右。由于周边房地产项目较多,为了防止乱倒建筑垃圾,相关部门还专门进行巡视,并要求村里严加看管,不能让储备用地变成垃圾场。

袁先生称,今年他们的生意不太好,就把两辆闲置的货车放在这个空地里,同时按照村干部要求,看管空地。然而,7月25日凌晨,弟弟在制止乱倒垃圾时,被十多人活活打死。

目击者王某某告诉记者,当时接到袁某岗的电话说,有人乱倒垃圾,他把人挡住了车跑了,让赶紧给城管部门打电话。王某某赶到现场后三五分钟,还没搞清啥情况,突然冲进来十几个年轻人。没有说几句话,其中一人高喊“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十几个人就开始用木棍把他们俩分开打,他头上被打了几下当场昏了过去,等他清醒时,十几个人已跑了,他满头是血,一边喊袁某岗的名字,一边给袁某岗的哥哥打电话。

凌晨两点五十分,袁某岗被家人紧急送到医院抢救时已无生命体征,随后家人报警。

警方经调查,确定“给我打,打死了算我的”是胡某龙说的。

原因:每车利润高达数千元,一晚能赚上万

9月2日,华商报记者来到事发地斗门镇官庄村村北储备用地,建筑垃圾已被推平,盖上了绿色防尘网。知情人透露,乱倒建筑垃圾堪称暴利,一般拉土方的车装9立方米左右的建筑垃圾,如果将车辆改装可装30立方米,再向这些空地偷偷乱倒,缩短运输距离,每车的利润高达数千元,一晚上能赚上万元。

该知情人介绍,打人者胡某龙是王寺街办附近某村人,他跟其他三个人合伙,供应附近混凝土商混站沙石。此次倒建筑垃圾,胡某龙等用装载机把这块地挖开三五米深,然后倒进建筑垃圾,之后填平,这样能倒很多垃圾,还不显露。

案件进展:9人被刑拘,案件仍在调查

9月3日,死者的哥哥袁先生称,沣东新城警方已抓获主要涉案人员胡某龙等大部分案犯。

华商报记者采访时,一位王姓村民介绍,今年24岁的袁某岗是个比较老实的娃,有一次,街道上有一老人突然躺倒,围观上百人无人敢救,还是他跟哥哥冲到人群里,用手掏出老人嘴里的呕吐物,做人工呼吸和心脏按压救活老人。今年“十·一”他就要结婚,房子早就装修好了,村里的人还等着吃他的喜糖呢,没想到为了制止乱倒垃圾被人打死。

王姓村民介绍,死者的母亲患有严重的脑淤血,儿子被打死的消息大家还在瞒着她。

据沣东新城警方介绍,7月25日凌晨接到报案后,立即成立专案组进行调查,防止涉案人员逃窜。当日,警方多路抓捕,目前已有9人因涉嫌故意伤害致人死亡被刑事拘留,此案仍在进一步调查当中。


维权 2018-09-04

山西静乐双路乡危房建...

 2018年8月2日,本网工作人员接到举报。本网工作人员8月3日,来到山西静乐双路乡张旗村调查了解。

据静乐县双路乡张旗村多数村民反映:

静乐县是国家级贫困县,该县双路乡及其所辖的张旗村委会,在工作中欺上瞒下,不顾群众切身利益造假、虚报、骗款,严重地违反了党的八项纪律和国家有关法律和扶持政策。

      2012年双路乡张旗村街道硬化是标准的豆腐渣工程;同年危房修建时虚报造假。2015年虚报退耕还林项目,荒山荒坡及变更冒充实有耕地,套取国家资金。2018年精准扶贫项目搞虚假形式填表拍照,此行做法严重地影响了社会的和谐和稳定,破坏了干群生态关系,违反了党的相关政策和基本原则。对此,望能引起上级有关政府和主管部门领导的高度重视,严肃查处,彻底查清,严处弄虚作假者、犯罪分子,以及乡以上干部的庇护甚至分赃者,给人民群众一个公平、满意的回答。

     2018年7月21日,据张旗村村民反映,2012年5月,静乐县交通局上拨的40万元以上的乡村街道硬化工程款,在张旗村硬化街道时,被村干部宋晋铭自包,其在硬化街道工程时偷工减料,使用假水泥、土砂,因此,硬化后很快成了变成豆腐渣工程,一年以后面目全非,硬化的街道,千疮百孔,石子满街,多少年不遇民心工程,硬化的街道,变成了黑心工程。


  图为:张旗村被硬化的街道 
   2012年,静乐县双路乡张旗村危房修建时,村委会和乡政府及有关部门领导,为了私饱中囊,虚报造假,套取国家危房建设资金,把2011年以前修建的年限不同的7户房屋,虚报造假到2012年的新建危房项目,其中每户危房被村支书和有关部门领导收受5000元脏款,30斤土豆粉面,脏款共计35000余元,假危房户得到好处9000元。


  图为:张旗村危房造假时油漆后验收的危房 
    2015年6月,张旗村上拨的修护河坝工程,村书记宋晋铭把护村河道坝,修成了自己的护宅基地坝,成了自己的专用款。为了偷工减料,把门前2011年的扶贫坝裁烂,重建所谓的河道护村坝,成了毁一处,建一处的低成本工程。成了人人皆知的负民工程,该工程真是富了支书本人,负了村里的百姓。


  图为:张旗村河道坝成了村支书的护宅坝 
    2015年9月退耕还林,村干部和乡政府宣称飞机拍照,520亩土地化为退耕还林数据。然而其中270亩荒山荒坡,做为虚报造假数据。这270亩虚报的假退耕地,本来不属于退耕范围,而且土地证上绝对找不到,村民每人退耕的5份土地,权当退耕使用。于是,乡村领导把虚报的荒山荒坡,按在户人口,每人5份均分,村民们想不到,这完全是为了乡、村干部的利益而弄虚作假,套取国家项目资金。

     张旗村支部书记宋晋铭以退耕为名,为其利趋近是真,虚拟270亩荒山荒坡,为做退耕工程,村、乡领导及有关退耕分管部门领导,早已通融,所以270亩荒山荒坡被魔术般的变为耕地面积,以每亩1500元的退耕补贴数字,轻易地套取了国家退耕还林项目款,40余万元款项。





  图为:张旗村合作社荒山荒坡的合同承包书 
    谎称的 270亩退耕地是耕地面积。其实270亩荒山荒坡,是该村村民成立的《新生源种植专业合作社》承包的荒山荒坡。该合作社是2014年成立,荒山荒坡也是同一年承包,承包面积为1000亩,其中被虚报的270亩是1000亩数字之内的数据。2015年该合作社未启动使用承包的荒山荒坡,3到5年的承包合同成了一纸空文。这种强肉弱食的行为,严重地侵犯了《新生源种植专业合作社》的根本利益。造假侵占也违反了党的基本原则和政策。





  图为:荒山荒坡被侵占后冒充的退耕地 
    7月2日上午10时许,乡党委杜学峰书记说:"关于"荒山荒坡"虚报造假而言,是不符合有关政策,但造假虚报退耕款,是老百姓享受了,也是好事,反正不是我花了!工程是村书记做的。这种做法也谈不上违法,这也是为人民服务,也许对人民是好事”!       

      2018年6月,乡纪检对上述问题做了笔录调查,7月3日,静乐县纪检委李主任和有关领导来实地调查取证时,通知了《新生源种植专业合作社》法人到危房现场,只做了拍照调查,没有做笔录签字。李主任说:关于退耕的事和街道硬化的其它事以后调查,然而到现在为止没有处理结果。

     在今天的法治社会里,三年上访的时间不算是短,为何县纪检没有处理结果?双路乡以及静乐县纪检究竟是干什么的?中央三令五申,百姓有事,要及时处理群众身边发生的不公正问题!这昭然若揭的事实,为何推来推去?     

 

     2018年上级有关部门下拨的25万扶贫款,被乡政府村委定为养殖项目,然而,被村书记兼村长的宋晋铭转移在娑婆乡兴旺庄村养殖,兴旺庄村位于碾河120米左右,是汾河上游,据兴旺庄村民说:"这养鹅场应该建在离碾河500米之外,才不污染河流下游居民的用水和生态,这样的养殖厂对河流下游有直接影响和危害。你们村办养殖,为何要办到我们这儿?这个社会究竟是怎么了”。


  图为:村书记的养殖场在汾河上游兴旺庄村附近 

   2017年下旬,上级有关部门下拨的10万扶贫款,被乡政府转移到一家土建工程队项目,年利息3万。

     2018年7月上旬,村书记开会突然公布,2017年的10万元精准扶贫款到位。当时在会的人们觉的奇怪,为啥2017年的扶贫款,2018年才到位,后来村民们才知道了事实的真相,原来是被村委会截留了,有的村民说:村会计说是15万,之后又说是20万,于其这样的扶贫,不如说是扶贪。为什么2017年的20万扶贫款老百姓只知道10万,这是谁在捣鬼?

      据双路乡杜书记说:这次乡村精准扶贫有10个村子,其中有马家弯村,狼儿沟村,沟土村,南沟等10个自然村,把这笔扶贫款转移到工程上,是为了转型发展,脱贫致富。难道这是精准扶贫的用场? 这花样翻新的手段让人无法理解!在此,为什么2017年的精准扶贫款,2018年才公布?那冥冥之中的10万,怎才迟迟现形。

      3年以来的精准扶贫,除了30多户的太阳能,以 3万元信贷款的标准按户安装外。另外就是养殖扶贫,然而一个养殖户,竟然借用八九个精准户主填表拍照。这是为何?原来是两个专业养驴户,一个专业养殖户要求养20头,但一户精准扶贫按国家政策只能养2头,每头按3000元补贴,而一个专业户标准要求养殖是20头左右,这20头从现实来看只能占一个精准扶贫户头,而短缺的18头就得借用别的精准扶贫户主填充,可是被借用的户主连一根驴毛都没有,只好按村委和乡里的意思,给养殖户充当养殖的填表拍照帮手,而后借用的养殖户填表拍照搞定,只能给精准填表户1000元左右的好处。在此,精准扶贫成了廉价的交易,成了形式性的面子工程,骗款工程。

     近年来的80多户精准扶贫户,90%的户主,多数是尝到的甜头是一袋面粉,一桶食用油,10%的精准户是一台电视机,粉刷墙壁之类的享受。脱贫不是美容,不是精准填表,不是送些食物电器。这样的扶困脱贫只能渐行渐远。

从2016年至今为止,县纪检做过两所谓的调查,至今也没有回应,也无答案,如同石沉大海。目无法纪的官员相护勾结,三盲村官肆无忌惮,有关机构形同虚设。

     上述事实的背后是地方官员的特权在作怪,静乐山高皇帝远,法律意识淡薄,在静乐本土便成了一纸空文,其不顾中央和有关部门的规定,顶风作浪,利益面前丧失原则立场,相互勾结、相互包庇,甚至成了利益共同体。面对百姓反映的问题,当地政府、纪检及有关部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相互推诿扯皮,绕道而行,有关部门的官员甚至收钱了事,为其撑腰壮胆,暗地继续骗取国家款项,侵害社会及百姓利益。


维权 2018-08-04

农民久坐公安局长办公...

湖南农民罗中信和亲戚到湖南双峰县公安局局长办公室反应情况,在得到局长在其材料上的批示后,他要求盖章才走。随后局长出去开会,局纪委书记等人进来做工作要求其离开。二十多分钟后,罗中信被强制带离,并因扰乱机关秩序被行政拘留7日。

罗中信不服处罚告到法院,娄底中院最终确认公安行政处罚过重,应对罗中信进行国家赔偿、支付医疗费以及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7月23日,罗中信家属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双峰县公安局支付的国家赔偿金等已经到位,他们还要求对相关人员追责。双峰县纪委则表示已收到罗忠信的材料,并立案调查。

坐局长办公室40分钟讨要盖章,被强制带离

娄底中院行政赔偿书显示,2016年7月18日上午9时,罗中信和亲戚朱继余因对双峰县公安局下辖印塘派出所对朱继余儿子被他人打伤一案的处理不满意,到双峰县公安局局长黄祥光办公室反应情况。黄祥光应罗中信要求在其材料上作了批示,罗中信却要求盖公章才肯离开办公室。

后黄祥光因开会离开办公室,便安排局纪委书记陈春华去做原告工作。陈春华和治安大队干警到黄祥光办公室做工作,要求罗中信和朱继余离开,去该局信访室反应情况。但罗中信坚持要求加盖公章后才肯离开局长办公室,双方为此发生争执。随后,罗中信被强制带离办公室。

当晚22时许,双峰县公安局向罗中信送达双公(治)决字(2016)第0714号《公安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罗忠信扰乱机关工作秩序,致使机关工作不能正常进行,情节较重,决定对罗忠信治安拘留七日,并已交付执行。

新化县法院行政判决书认定,9时20分,协警谢攀携带执法记录仪进入双峰县公安局办公楼四楼开始同步录音、录像。罗中信不听劝告,说了句粗话。9时30分,双峰县公安局对罗中信扰乱单位秩序的行为受案。9时41分,罗忠信仍不离开,被强制带离。

警方执法记录仪视频显示的强制带离过程是,在五名工作人员中间,罗忠信站着向外招手,似乎要说什么时,突然被旁边工作人员猛地拽压在地上,随后几名工作人员持其手、脚,将其经步行梯从四楼抬至一楼,在一楼时罗被反手拖拽数米。其中,朱继余要用手机拍摄,被其他民警阻拦。

澎湃新闻注意到,被强制带离时,罗忠信脚上没有鞋子,后其家属称,在进局长办公室之前,罗忠信怕弄脏地板,特意把鞋子脱在门外。

对于为何一定要盖章才离开,罗忠信的解释是,"内弟(朱继余)儿子被打后,找过一次局长,局长当面给派出所打了电话,没管用。想着盖章才算数。"相关文书显示,黄祥光此前在罗忠信的材料上的批示是:"请佘党委、郭所长依法处理。黄祥光7.18"

视频中,在与公安人员争执中,罗中信对陈春华说"只要你盖个章就好了",边说他还边从裤袋里掏出一包药,说自己有脑梗塞。民警则说:"你有什么到下面去说,不是骗你到别的地方去,下面有个专门办公室接待你。"罗中信说:"我晓得我下去你们不会理我了,我只要你们盖个章。"朱继余在一旁说:"领导现在没办公室,黄局长来办公我马上走,我不影响他办公。我在家里没有安全感了,没办法睡了,我也不想来找你们。"民警对朱继余说:"你要正常程序来处理这个事,你们要听招呼,你要不听招呼硬要在公安局怎么样,公安局也不是什么怕事的。"

三家法院五次审理,公安局被判赔偿1万余元

新化县法院行政判决书显示,罗忠信不服双峰县公安行政处罚,于2016年8月9日向双峰县法院提起起诉,随后不服双峰县一审判决上诉,娄底中院撤销原判发回重审,双峰县法院以该案不宜继续行使管辖权为由报请娄底中院指定管辖,新化法院2017年5月18日受理。

原告罗忠信诉请法院撤销双峰县公安的行政处罚决定书。

新化法院认为:原告罗忠信到局长办公室反映情况,在局长已经书面批示的情况下,仍要求盖章,在没有盖章的情况下,拒绝离开局长办公室,且在局长离开办公室后仍占据办公室,经被告工作人员多次劝解要求其到信访室反应情况,不听劝告,与被告工作人员发生争执,在局长办公室滞留,扰乱了该局机关办公秩序,致使该局相关工作不能正常进行,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认定原告扰乱机关单位秩序事实清楚。被告作为治安管理机关对原告的行为应予必须的治安管理处罚,原告亦应为此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参照《湖南省公安行政处罚裁量权基准》规定,扰乱机关单位秩序处警告情形:1、情节较轻的违法行为情形:(1)初次软乱单位秩序持续时间较短,且未造成严重损失的。新华法院认定,总观本案,罗忠信的上述行为系初次扰乱机关单位秩序,持续时间较短,且未造成被告双峰县公安局严重损失,属于扰乱机关单位秩序情节较轻情形。被告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对原告治安拘留七日处罚过重,裁量明显不当。

新化法院2017年6月26日判决,变更双峰县公安局作出的双公(治)决字(2016)第0714号公案行政处罚决定,将对罗忠信行政拘留七日改为对罗忠信处以警告。

新化县法院判决生效后,罗忠信于2017年9月11日向双峰县公安局申请国家赔偿,同年11月9日双峰县公安作出赔偿决定:赔偿罗忠信行政拘留7日赔偿金1819.23元,对其提出的身体受到伤害、精神损害抚慰金的赔偿请求,不予赔偿。罗忠信不服,向双峰县法院提起行政赔偿诉讼。双峰法院判决双峰县公安局支付罗忠信国家赔偿金1819.23元、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

罗忠信仍不服,上诉称双峰公安违法拘留造成其受伤是客观事实;精神抚慰金数额偏低,其消除影响、赔礼道歉、恢复名誉诉求没有支持,是明显错误。双峰公安也上诉,称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事实清楚、程序合法,只是处罚偏重,明显不当,罗忠信应当受罚,对其行拘不可能造成精神伤害。

2018年6月1日,娄底中院判决,双峰县公安局在判决生效后十天内支付罗忠信国家赔偿金1993.18元,支付精神损害抚慰金1万元、支付医疗费290.67元,由双峰县公安局在其侵权行为范围内为罗忠信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要求道歉并追责,县纪委开展调查

罗忠信家属称,娄底中院判决生效后,双峰县公安局叫他们去乡派出所领了国家赔偿金等,但"一直没有正式赔礼道歉"。

罗忠信家属介绍,6月27日,他们已经向法院提出了执行申请,要求双峰县公安局履行娄底中院行政赔偿判决确定的义务,在相关媒体、互联网等媒介平台为其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

双峰县纪委书记戴志雄接受澎湃采访时说,据他了解双峰县公安局已经履行到位了,"一个副局长带着赔偿金到乡下去了。判决书上写的是'在其侵权行为范围内'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赔礼道歉嘛。"

罗忠信家属称,除了提起道歉的执行申请,他们还向有关部门举报,要求对违法拘留事件中的相关责任人进行追责。他们的依据是,《公安机关人民警察纪律条令》第九条第二项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给予记过或者记大过处分;情节较重的,给予降级或者撤职;情节严重的,给予开除处分:(二)违反规定采取、变更、撤销刑事拘留、取报候审、监视居住等刑事强制措施或者行政拘留的。

罗忠信的代理律师吴丹红介绍,在该案中,还存在"证人办案",以及5名公安机关工作人员"虚构罗忠信严重违法的事实"。其中一位叫彭志华的公安人员作证称,"在民警准备将罗忠信一同带离办公室的时候,罗忠信顺势倒在办公室的地上。"一位叫贺杰的公安人员称,"最后民警准备拉着他的手准备将他拉出办公室时,罗忠信自己顺势躺倒在办公室的地上耍赖。"

对此,被娄底中院撤销的双峰县一审判决称,"对被告证据中的视听资料应予认定,对证人证言,情况说明等证明材料中明显与视听资料不符的部分不予认定,对其他部分予以认定。"

戴志雄介绍,县纪委已经收到了罗忠信的材料,并立案开展调查,"调查结果将在7月底出来。"


维权 2018-07-24

河北开展农资执法打假...

维权 2018-07-04

打防电信诈骗 个人信...

情如天崩,郁结殒身。2016年8月,山东女孩徐玉玉因被诈骗电话骗走筹措的9000余元学费,悲愤之下不幸猝死,舆论反应强烈。   一年之后,山东省临沂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诈骗罪、侵犯公民个人信息罪决定对被告人陈文辉执行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二审维持原判。 2017年全国两会,“徐玉玉案”写入最高人民检察院工作报告:2016年,最高检与公安部联合挂牌督办“徐玉玉案”等62起重大案件,批准逮捕电信网络诈骗犯罪19345人。 今年全国两会,“徐玉玉”的名字再次出现在最高人民法院工作报告中:五年来审结徐玉玉被诈骗等案件1.1万件,出台办理侵犯公民个人信息案件司法解释,严惩泄露个人信息、非法买卖信息等犯罪行为。    一年多来,在相关部门的严厉打击下,电信诈骗高发势头已经得到遏制。然而,随着个人信息泄露风险增加、相关诈骗手法“花样翻新”,电信诈骗危害仍不能小觑。多位代表委员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要强化技术手段,加大源头治理,打一场狙击电信诈骗的人民战争。 事后打击存在难点   2月16日,73名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嫌疑人被我国公安机关从菲律宾押解回国。警方初步核破涉及全国10个省份的40余起电信网络诈骗案件,涉案金额2000万元人民币。   ;参与赴菲侦破工作的河北省公安厅刑侦局大要案支队副支队长张钧告诉记者,这些中国籍犯罪嫌疑人自恃身处国外,有恃无恐、大肆行骗,而由于国外语言、法律、民俗等多方面与国内存在巨大差异,给我国公安机关在境外执法带来很多困难。   全国人大代表、清华大学法学院教授周光权也注意到这个问题。3月7日,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周光权坦言,目前大量的电信网络诈骗犯罪发生在国外,涉案所用服务器和各种诈骗行为实施在国外,这给案件侦破和打击犯罪带来很大难度。    “电信诈骗团伙分工非常细,有专业化的流程,有专门设计网站的、专门实施诈骗的、专门负责取款的,每个环节分得很细。”周光权说,现在相关部门对电信诈骗的事后打击有很大威慑力,但是难度也很大。 >    在全国政协委员、安徽省律师协会副会长周世虹看来,电信诈骗在跨区性、专业性、涉众性上具有明显特点,给办案机关的调查取证等工作带来困难。“电信网络新型违法犯罪发案总量居高不下,空间跨度持续扩大,作案手段转型升级,专业分工不断细化,防范、遏制此类犯罪的压倒性态势尚未形成。”周世虹说。

维权 2018-07-04